做国家腾飞的“推进剂”——记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俊贤

安康知识_安康瘦身_安康日子小知识小诀窍_安康饮食

2018-07-01

做国家腾飞的“推进剂”——记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俊贤

      量价齐跌1—2月上海楼市遇冷    据腾讯大申房产数据统计,1月份上海商品房住宅成交急剧下降,成交面积为万平方米,环比2014年12月下降50%。2月份由于受春节影响,推盘量和成交量双双跌至冰点,整个2月截止27日共四个项目入市,创下14个月以来的最低记录,而从成交量来看,整个2月春节期间楼市成交最为惨淡,节假日前后近10天无大数量的成交出现,节后首周成交逐渐回归常态。

  □□□□□□□□□□□□□□□□□□□□□□□□□□□□□□□□□□□□□□□□□□□□□□□□□□□□□□□□□□□□□□□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奋进的大会,在我们党和国家的发展进程中具有极其重大的历史意义。

  目前,中研普华已经为上万家客户()包括政府机构、银行业、世界500强企业、研究所、行业协会、咨询公司、集团公司和各类投资公司在内的单位提供了专业的产业研究报告、项目投资咨询及竞争情报研究服务,并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为大量企业进行了上市导向战略规划,同时也为境内外上百家上市企业进行财务辅导、行业细分领域研究和募投方案的设计,并协助其顺利上市;协助多家证券公司开展IPO咨询业务。我们坚信中国的企业应该得到货真价实的、一流的资讯服务,在此中研普华研究中心郑重承诺,为您提供超值的服务!中研普华的管理咨询服务集合了行业内专家团队的智慧,磨合了多年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大碰撞的智慧结晶。

  “洞察”号探测器整装待发  火星有多少未解之谜  如果要在浩瀚的宇宙中寻找一颗与地球最相近的行星,恐怕人们首先想到的都会是火星。这兄弟俩长得太像了——同样有高山、峡谷,同样是四季分明,甚至连一天的长短都差不多。因此,人们探测火星的脚步从未停止。  目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火星登陆探测器“洞察”号正在美国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内做发射前的最后准备。

      还有,配图很重要,地球人都知道。再动人的文字都不如一张有说服力的照片,长篇大论不如图文并茂。

  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来源标题:新华社郑州6月30日电题:做国家腾飞的推进剂记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俊贤新华社记者李亚楠李俊贤,我国火箭推进剂创始人之一、聚氨酯工业奠基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

90岁高龄的他,在今年七一前不久,和夫人丁大云一起,以两名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向所在工作单位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捐出省吃俭用积攒的300万元,设立博士创新基金和困难帮扶基金。 这位老科学家的义举在感动了无数人的同时,也将他及他一生所挚爱的化工合成事业,带进了人们视野。

为国家争口气说起李俊贤,很多人也许并不熟悉。

但谈起两弹一星、长征系列火箭、神舟系列飞船就会眼前一亮。 对这些系统工程来说,如果没有推进剂,就相当于汽车没有汽油。 李俊贤正是我国火箭推进剂创始人之一。

李俊贤毕业于乐山市国立中央技艺专科学校化工专业。

1960年初,组织上抽调32岁的李俊贤到北京化工研究院,加入高能推进剂研制队伍,从那时起,他便与我国火箭推进剂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干就是一辈子。 在资料不足、经验缺乏的情况下,李俊贤和团队反复试验摸索,最终成功研制出特殊燃料偏二甲肼,并远赴青海筹建黎明化工厂,建设中国第一套制备偏二甲肼装置。

化工厂在一个山沟里,条件极为艰苦,吃的是盐水煮蚕豆、青稞粉,住着干打垒,睡着大通铺。 最终,他们以誓将卫星送上天的豪迈气概克服重重困难,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了装置的安装、试车、完善和投产工作。

那个时候,一般见面不谈困难,谈什么呢?大家就是说完成没有完成啊,主要就是想怎么样把国家急需的东西搞出来,都希望越快越好,为国家争口气。 如今说起这些,老人家只是一笑而过。 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用的就是李俊贤团队研制的偏二甲肼。

后来,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及多种型号导弹发射和神舟系列飞船升空,使用的也是偏二甲肼。 要搞就搞世界一流的在青海,李俊贤一待就是16年。 其间,研制新型鱼雷推进剂时,有人建议选择难度较小的燃料,以保证交货期。 但李俊贤坚持要搞就搞世界一流的,最终他带队研发的新型燃料按时交付,把我国先进鱼雷研制的时间表提前了3年。 1978年,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从青海迁至河南洛阳。 当时,万能塑料聚氨酯在国外已经广泛应用于汽车、建筑、家电、家具等行业,但在国内却要依靠进口。

时任院长的李俊贤立即组织投入研究,希望未来关键技术不受制于人。 最终,他们开发出了几十种技术,填补了国家多项空白,为我国聚氨酯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首席运营官于文杰说:李俊贤院士的格局非常大。 他讲问题的时候,都是讲我们要解决国家的问题,不能受制于人。

他经常是站在国家的高度,关心国家的急需,希望我们不被别人掣肘、制约。 李俊贤带领团队做出了许多世界一流成果,但在成果申报署名上,他总是把自己的名字勾掉。 工作是大家一起做的,功劳是大家的。

他说。

如今,虽然已是90岁高龄,李俊贤仍旧一如既往坚持工作。

每年除了春节休息3天外,其余时间他几乎都会来单位,一天至少工作8个小时。 有人算了一笔账,他这些年加班的时间几乎相当于一个人正常工作20年。 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现任总经理杨茂良动情地说:甘于奉献、耐得住寂寞,是李俊贤院士屡获成功的两大秘诀,是我们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的传家宝!培养更多人才是更大的福气李俊贤和夫人丁大云1959年结婚,已共同走过近60年,生活十分简朴。

他们住在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家属院一套普通的四居室,每个房间都摆着书柜。 这些书柜很有年头了,是从青海带过来的,床和缝纫机也是,还在用。 丁大云指着一张铁架子床和一台老式缝纫机笑着说,大家笑称这里是旧家具博物馆。 按照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规定,李俊贤外出,可以派车接送。 可他为了节俭,到洛阳市内办事,只要时间允许,总是乘公共汽车。

办公室为他订阅的报纸,他下班带回家看后,上班时依然带回办公室,以便单位集体回收。

然而,一辆自行车能用几十年的李俊贤,却在培养人才和公益上不吝千金。 今年初,他以一名共产党员的名义给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党委写信,提出捐赠500万元支持公司博士科研创新、帮扶公司离退休困难职工。

最终,院党委综合考虑他的生活和健康需要,在今年6月8日,接受其300万元捐赠,设立博士创新基金和困难帮扶基金。 很多人问捐这么多钱心不心疼?真的不会啊!留下的钱,自己够花就可以了。 钱能够用来培养更多的人才、帮助更多的困难职工,这更值当。

李俊贤说,我最关心的是人才,我希望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把我们的事业再往前推一步。

和李老接触多了,心里有很多感触。 科研最重要的可能不是基础知识,也不是操作工艺,而是日复一日的坚持,立志做出一些事情,我觉得这种热情和坚持才是做科研最重要的。 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夏宇说。